回到创作现场(转载)

p42750037

歌词时光·姚谦写词课

歌词时光·姚谦写词课

我还是乐意相信这是一个好时代,而且会越来越好。因为这几年数位平台已经开始,不再只把自己当作短资讯的快销工具了。开始承担起文化、传递和积累的功能与责任时,我自然相信,最慌乱与野蛮的时代已经往文明走去。

于是,当关注多年的豆瓣找我为流行音乐歌词创作做一套课程时,我必须答应,纵然我对自己还存在许多不自信。同时前有珠玉,尊敬的白先勇老师的红楼梦课程、景仰的北岛老师与诗人们的诗歌课程,和佩服的杨照先生宏观史记课。他们的课程似乎是走出洪荒的第一道清风,冉冉地汇集曾经默默支持过在角落清明灵魂的力量,在这块土地苏醒时起身而行,必然唤醒了更多年轻的志同道合者成了新文明力量,新的时代因此展开。

我庆幸自己是未被遗忘的人,只是当我进入课程的思考与编辑时,知道事关重大,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千莫辜负这份好。眼见许多数位平台也以流行音乐为主题的一些整理,缤纷多元,自然更希望自己能扮演与分担好起码的责任。

我想,流行音乐对大多数的群众来说都是阅读者,自然在站在阅读者的角色上有了不同的审视与解析。而我唯一的差别也是我能提供的,应该是现场。华语流行音乐从蓬勃兴起,到渐渐衰退这段过程,我都参与了,从创作到行政到管理,那些人与事、那些歌曲成形的原因、那个时候对应的种种因素,我可以以第一个在场的人来叙述,或者找回当时身旁的创作者说。言是我可以做到的。

流行音乐歌词创作不能以一套公式的程序去传递,因为创作是要开放的时代与思想的对流,真实的、真诚是被留下传递的唯一理由。当今日网络平台终于不再沉溺短资讯与流量为迷思时,深刻阅读再次被在意的时代来临,而我可以提供的、也是我应该努力的,回到华语流行音乐的创作现场,检视创作现场,重建创作现场。

创作课的每一堂课,以一首符合创作检视理由而挑选的音乐作品,从结构、创意和思考,以及对应当时的创作现场,或创作者一起来阅读一遍。一首歌里,词的完成,创作的途径和原因有三种可能。

一种就是先有词后有曲。我们常说这是写词,它是主动的动作。在我的写词经验里面,先有词后有曲的经验是偏高的。特别是纯粹的写曲人,他在写歌时是非常依赖有词的。当然还有其他可能性,为了一个广告、电影或专案来创作一首歌的时候,词常常是要先被确认的,也造成先有词的先行性,作词者往往就要背负着主题明确的沟通。写词需要很多的技术吧,但定主题常常是在我创作的时候一个决定生死的很重要的部分。如何定主题,我想在我们的课程里面,我会一一跟你分享我曾经有过的经验。

第二个就是先有曲后有词。在先有曲再有词的创作里面,我常常感觉我正在为这一首旋律填上不同颜色的色彩。选择什么颜色,曲对你的感想是很重要的。先有曲,结构、段落已经出来了。你可能在用字、韵脚有限制。但是你能进入到共同创作的核心里面。互相有共同的一些情感反应。我常常有一些经验,一拿到旋律,我就觉得我非写不可,而且马上在旋律里想出了一些影响、剧情,或者情感。所以,填词的时候,这些限制反而就变成了一个帮助,因为我们很快地找到公式,你能更有自信地去完成这首词的填写。

第三个可能就是词曲并行。在创作里面先有一句旋律,因为找到很好的词而往下发展。或者先想到了一句歌词,特别有感,符合自己的心情,往下延伸成了一首完整的旋律,然后再回头补齐歌词。词曲并行的创作,在许多,特别是演唱创作人身上是常常可见的。我们现在听的很多后摇的创作者,几乎是用这些方法,当然词曲并行的创作也有可能是在乐团,他们可能一起在练团,找旋律,找歌词,乐团集体创作,也都是在词曲创作并行里。我在日后课程里,也会找一些案例,我们来思考,来沟通,当你是一个乐团想创作的时候,词的部分,应该如何能够添砖加瓦,增加这首歌的精彩度。

当然,每个时代的流行音乐创作都有每个时代的美丽,包括近来年轻的音乐创作人,我依然与他们一同站在这个时代的创作现场,借由他们的分享与我的阅读,与你们在一起享受写词的每一细节。希望《歌词时光•姚谦写词课》能与大家自在的在创作现场,用诚实的感情和深刻的思考一起面对创作。

欢迎大家一同参与《歌词时光·姚谦写词课》

Reply